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视角
大变局下巴西共产党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探索

作者:何露杨 文章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1年第9期 时间:2021-11-03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世界秩序与国际格局的深度调整,也加剧了巴西国家发展面临的多重危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将于2022年迎来建党百年的巴西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创新探索,以党的十四大、十五大会议文件为指导纲领,在研判国际形势、阐述国内危机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巴西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在实践层面,巴西共产党通过选举运动、议会与司法斗争扩大统一战线,以社会动员加强党的能力建设,捍卫民主,借助国际交流广泛发声提升影响。

[关键词]巴西共产党;社会主义;理论探索;实践发展

 

当前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创新、经济全球化浪潮、中美战略关系调整等因素都在深刻影响和改变着世界秩序与国际格局,2020年年初以来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起到了历史加速器和催化剂的作用。在全球政治经济持续变化的过程中,世界政党政治迎来调整与重塑的关键期,社会主义发展面临一系列新的机遇、风险及挑战。在变局中开新局,在危机中育先机,是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主义斗争哲学的生动实践,也是巴西共产党推进社会主义理论探索和实践发展的行动目标。

成立于1922年3月25日的巴西共产党(以下简称巴共)将于2022年迎来建党100周年。作为拉美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共产党之一,巴共是巴西国内最大的共产主义政党,是拉美除执政的古巴共产党外规模最大、力量最强的共产党,也是最早和中国共产党建立联系的拉美共产党。在近百年的曲折发展中,巴共的活动长期处于地下状态,尤其是在“新国家”由巴西政治强人热图利奥·瓦加斯(Getúlio Vargas)在其第一次执政阶段开启的极权统治时期。(1937年至1945年)和军政府(1964年至1985年)时期,巴共遭受了独裁政府和国内保守势力的严重迫害。受苏联共产党二十大影响,20世纪60年代巴共内部围绕革命性质、路线等核心问题出现分歧与斗争,最终导致组织分裂。改组重建的巴共于1963年与苏联正式决裂,成为第一个在中苏论战中站队的共产党。20世纪70年代,巴共组建阿拉瓜亚游击队,以武装斗争抵抗军事独裁统治,为巴西的社会主义民主事业作出了巨大牺牲。1985年,军政府还政于民,巴共重新获得议会合法地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面对国内外形势的风云变幻,巴共及时调整党的政治斗争策略,确立“在国家现行法律范围内开展活动”的方针,选择与卢拉·达席尔瓦(Lula da Silva)领导的巴西劳工党等左翼政党结盟,参加政党竞争和议会选举。2002年,工人出身的卢拉当选总统,巴西开启新的政治周期,巴共随之成为左翼联合政府的一员,开创了该党发展的历史新阶段。在2003年至2016年巴共参政的十余年中,其党员队伍不断壮大,政治地位和影响力持续上升。截至2021年5月,巴共拥有近41万名党员,持有1个州长(马拉尼昂州)、46个市长职位以及700多个市议会席位。

在百年变局的大背景下,自2016年劳工党政府遭弹劾下台以来,巴西的国家发展面临多重问题叠加发酵的困境。2019年,极右翼政客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Bolsonaro)上台执政,但并未从根本上扭转国家的发展颓势,失控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对巴西的政治生活和经济社会发展造成重创。围绕抗疫立场与政策措施的政治角力逐步扩散升级,全国多个城市爆发一系列大规模示威游行。受疫情冲击和政治动荡的影响,2020年巴西经济萎缩5.3%,政府财政亮起红灯,贫困、失业问题明显加剧。

在世界秩序加速调整、国家面临多重危机的重要时刻,巴共从实现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出发,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地位,致力于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剥削与压迫。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巴共致力于科学研判国际变局和国内形势的发展趋势,从理论和实践层面带领全国人民积极探索巴西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2017年11月17~19日,巴共召开第十四届全国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广泛的统一战线:巴西的新道路》 (以下简称《新道路》)决议。巴共计划于2021年10月15~17日召开第十五届全国代表大会(以下简称“十五大”),拟于会上审议新的决议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本文重点围绕巴共即将召开的十五大会议文件,并结合其在后劳工党政府时期的斗争实践,论析巴共如何在变局与危机中坚持探索有巴西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积极践行马克思主义政党策略,判断巴共未来的发展趋势和工作方向。

 

一、巴共对国际形势的整体研判

(一)疫情下世界秩序加速重构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并席卷全球,加剧了当前占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固有矛盾,也加快了21世纪以来世界秩序正在经历的深刻转型。

一是世界多极化深入推进。当前世界秩序转型的突出特征是超级大国美国的相对衰落和若干新的经济、政治、外交和军事的力量极的出现,后者主要是旧的国际体系的外围或半外围国家。当前,国际局势中的争端与对抗有所加剧,美国千方百计地阻止其他国家自主地走上合作与和平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道路。

世界多极化趋势在新的地缘政治背景下不断巩固。多个国家纷纷打造国家发展计划,致力于维护主权并扩大自主权。这些国家的政治意识形态截然不同,包括俄罗斯、南非、印度、土耳其、伊朗和韩国等。尽管苏联解体导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至今仍处于低潮,但当前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为反抗霸权主义创造了更加有利的环境。

二是中美力量对比持续变化。美国的相对衰落和中国的快速发展构成了当代地缘政治的主要趋势。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国际社会的不平等发展,进而破坏了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霸权基础及其实现霸权的多边机构。美国对中国的围追堵截具有常态化和长期化的可能性,也已经成为世界地缘政治的核心部分。在这种局面下,美国战略目标既着眼于全面遏制中国,也强调重塑本国经济活力并扭转霸权的衰势。

目前,美国对中国的全方位遏制已经扩展到包括5G技术在内的高科技领域。美国拉拢“七国集团”启动“重返更好世界倡议”(Build Back Better World),以对冲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拜登政府也在着力恢复美国同传统盟友的关系及其在多边机构中的领导地位,同时宣布对基础设施、能源转型、技术产业发展和创新等领域的一揽子公共投资。尽管如此,美国对传统盟友的“拉拢”效果尚不明朗。欧盟国家在对华合作问题上体现出了较强的自主性和务实性。

三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性得到全面体现。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应对效果来看,社会主义国家表现出众。通过有效的政策安排和积极的社会动员,中国不仅极为高效地控制住了疫情,恢复了正常的经济民生,而且成功地阻断了疫情反复。此外,中国研发出四种疫苗,并向其他国家提供疫苗近6亿剂。不仅如此,古巴和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抗疫过程也取得了优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效果。

在国家治理层面,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通过科学的国家发展规划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充分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的现实可行性,也证明了社会主义国家在实现经济发展、消除贫困与苦难、扩大社会权利、增进民生福祉方面的优势。

四是新自由主义的持续衰落。疫情发生前,除少数国家外,世界经济整体上仍未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泥潭。这场由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引发的系统性危机更是直接造成了美欧发达国家的实力衰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1991年至2019年,美国和西欧国家占世界GDP的份额由41.6%降至28.9%,而中国和印度则从6.6%升至27.3%。2020年,世界经济萎缩3.3%,美国、英国、欧盟国家经济均出现较大幅度的负增长,而中国和越南GDP分别增长2.3%和2.4%,2021年也将呈现这种差异性发展。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以美欧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开始显露抛弃新自由主义的苗头,强化政府对市场的监管和引导,推出一系列国家投融资政策。美国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为遏制疫情引发的系统性危机,97个国家各项投入超25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9%)。总体来看,在全球抗疫过程中,国家的主导身份、公共投资的重要性得到普遍的强调,新自由主义的缺陷也进一步凸显。

(二)资本主义危机及其应对

在全球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固有矛盾日益加剧,财富分配严重不公,底层民生恶化,垄断日益集中,金融寄生泛滥,环境退化,人类生存面临威胁。

对资本主义的绝望情绪,在全球范围内助长了反体制、反民主、极右翼的法西斯主义政治浪潮。特朗普的败选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这股政治力量,尽管当前极右翼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国际上遭到孤立,但仍是该势力的重要代表。同样令人担忧的是,西班牙呼声党、葡萄牙切加党、德国选择党以及匈牙利、波兰等国极右翼或法西斯政党及政治力量陆续在欧洲获得政治空间。美国维持帝国主义政策,试图借助各种权力资源阻碍新的多极秩序。其侵略性质通过所谓的混合战争表现出来,具体包括制裁等强制性单边措施,外交与媒体围攻,政变、干涉或直接战争等企图,对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原则、国际关系准则、民族自决权构成威胁。

对于帝国主义的攻势,拉丁美洲人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和反击。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路易斯·阿尔塞(Luis Arce)赢得玻利维亚大选、中左翼正义党的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 (Alberto Fernandez) 领导阿根廷、智利左翼在地方选举和制宪会议代表选举中取得突出成绩、左翼自由秘鲁党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当选总统,这些都是左翼进步力量成长的标志。此外,委内瑞拉顶住美国的制裁压力,古巴共产党顺利于2021年4月召开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秉持国际主义精神,巴共呼吁进步力量加强“巴西声援人民和争取和平中心”“巴西声援人民和争取和平中心(Cebrapaz)”是一个秉持多元、民主、爱国、团结和人道主义精神的公民社会实体,该中心承诺为世界和平而斗争,反对并谴责战争,捍卫人权与国家主权。的活动,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建立自由和主权国家的权利,重申对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承诺,致力于建设和巩固圣保罗论坛。

进入21世纪以来,工人运动、人民运动,以及进步力量、革命力量等左翼力量总体上仍处于战略防御时期。上述力量应利用当前形势开启无产阶级民主进步的新政治周期,争取维护国家主权、推动社会进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成就为世界所瞩目,中国同其他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一道,向世界证明反对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工人阶级与民族确实拥有不同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项。新的社会主义斗争正是在这样的政治周期中不断发展的。

 

二、巴共的政策路线和规划方针

巴共《草案》指出,博索纳罗政府加剧了巴西的系统性危机,导致国家制度陷入僵局,民主环境遭到侵蚀,人民经受巨大的苦难。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健康危机酿成国家灾难。截至2021年8月4日,巴西的新冠确诊病例突破2000万,死亡人数超55万。医疗系统过载,疫苗接种缓慢,博索纳罗的否定主义思想、消极抗疫立场、错误防护举措是造成当前局面的重要原因。为此,国会已专门成立调查委员会,就政府抗疫不力展开调查。其次,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加剧社会不公。巴西的“去国有化”和“去工业化”问题、社会排斥与贫富差距现象显著恶化,女性、黑人及土著的权利遭到侵犯,失业人口创历史新高,通货膨胀加剧,食物、电力、燃气短缺,给民众日常工作与生活造成严重影响。最后,政治孤立升级对民主构成威胁。博索纳罗以政变言论煽动支持者走上街头,赞美野蛮、宣扬暴力,还以2018年选举投票存在欺诈为由同高等选举法院展开较量,企图改变电子投票系统,扰乱2022年选举。随着博索纳罗反民主言行的升级,巴西民主政权面临的威胁日益严峻。

尽管博索纳罗当前面临政治孤立,但仍存在一定的支持基础和操作空间。因此,不可低估其2022年竞选连任的实力和决心。若博索纳罗继续执政,国家和民主将面临更具破坏性的威胁。为此,巴共的中短期政治目标围绕党的建设的核心议题,旨在阻止博索纳罗连任,带领巴西走出危机、恢复民主发展。为了上述实现目标,巴共提出以下五点政策路线和规划方针。

(一)建立广泛统一战线

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是巴共提出的首要政治任务。《新道路》指出,巴共是广泛统一战线的推动者和建设者,广泛统一战线应联合包括工人、青年、妇女和文化界的进步知识分子、法律界爱国进步人士等在内的不同政治团体及社会各界力量。为了尽快实现国家重建,《草案》进一步明确了落实该政策路线的三个重要方面。

一是通过积极的民众动员,向政府及新冠肺炎疫情国会调查委员会施压,扩大弹劾总统的政治声势。具体做法包括:加强医疗体系建设,旗帜鲜明地反对博索纳罗政府不科学的防疫政策,呼吁发放紧急援助抗击饥饿,保护并创造就业岗位,救助中小微企业,捍卫民主抵制政变。团结动员主要政治、社会、经济、文化和制度力量支持新冠肺炎疫情国会调查委员会开展工作,以最大限度的调查、追究总统及其助手的责任。同时加强民众动员力度,扩大对象范围,增加弹劾总统的压力。

二是团结各民主反对派力量采取共同行动,利用2022年大选的契机开启国家发展新阶段。近年来,针对博索纳罗的新法西斯主义等不当言行,民主力量奋起反抗,引发政治频繁震荡,增加未来不确定性,巴西又一次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2022年总统大选有望为国家和人民带来新的方向与希望。现阶段,巴共应同所有反对博索纳罗的民主候选人开展对话,团结一切进步力量,充分利用各种举措防止博索纳罗发动政变,争取通过选举带领巴西走出危机,重返民主发展的道路。

三是加强同民主进步人士的联合,克服当前的制度限制,确保巴共的政治代表性。尽管1988年宪法确立了巴西的多党制,但这并未有效扩大工人、妇女、黑人以及其他受压迫群体的政治参与。保守势力企图限制选举和政党制度,使之不断精英化。面对近年来保守势力的攻势,应基于巴西的特殊性,推动民主的政治改革和选举改革,完善政党政治体系。当务之急是增加立法的灵活性,允许政党联盟以选举阵线形式共同参与2022年竞选。

(二)加强党的建设

在当前形势下,巴共必须强化党的建设,通过信息传播、群众路线等途径落实党建的总体任务。要克服近年来出现的立法限制和资金不足,重塑巴共在社会斗争领域及中间阶层中的影响力。要根据当前阶级斗争的实际需要,及时更新党的行动路线及党的政治思想建设,将党塑造为团结对抗新法西斯主义的斗争力量,实现党的全面振兴。面对极端保守势力的打压,巴共需要提高辩论与沟通能力,利用网络媒介进行反击,适时更新党的形象与身份,积极投入多维度的社会斗争,完善组织网络并发挥领导层作用,为2022年大选积蓄力量。在当前的战略守势中,围绕政治建设,需深化党员干部对党的策略方针的认识,确保其享有畅通的发声渠道。同时不忘加强思想建设,以巴共纲领性文件为指引,将党员队伍的团结、自律以及党的集体精神发扬到底。

(三)制定党员干部政策

党的发展及其政策路线的落实离不开党员干部工作。巴共认为,应确保党员干部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坚守共产主义信念,信守对社会主义纲领的承诺,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共同努力,构建与人民斗争紧密联系的坚实组织基础;相关政策应具备灵活性和系统性,能够让党员干部各得其所、各展其长,使其在锻炼中学习领会如何建设基层组织、提高人民群众意识服务;需加强各级党委和执行机构的人员配置,选拔任用更多新人并提高妇女和青年的比例。公众领袖需带头吸纳年轻干部,组建有影响力的候选人及团队,争取收获更多选票与议席;鉴于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米纳斯吉拉斯在国家政治生活与选举斗争中的重要地位,尤其需要加强在这三个州的投入。

(四)更新群众路线

为了解决贫困、暴力、健康、教育等社会问题,巴共需和不同的组织积极开展对话与合作,从传统的工会、协会、委员会,到妇女集体、反种族主义运动、文化团体、环保组织、大众课程、经济互助中心、就业指导中心,再到对抗饥饿、关怀残疾人士及社会弱势群体的行动,以及寺庙、教堂等组织的宗教活动;需深化和城乡广大工人等党所代表的基本阶级之间的联系,要掌握工人世界发生的变化,认识工人阶级的新形象;需特别关注遭受剥削、压迫的新兴青年劳工,在前线积极斗争并发挥领导作用的女性,面临种族主义威胁和暴力压迫的黑人,以及走上街头捍卫教育和民主,反对种族、性别及性取向歧视的青年。

(五)优化数字传播

面对极右翼利用社交网络发动的文化战争,巴共亟需加强党在思想斗争领域的工作,制定行动计划和危机解决方案,对抗反动势力对共产党及整个左翼的污名化。当前,网络已成为政治、社会、文化、思想斗争以及党组织建设的主战场之一。鉴于手段与力量对比的悬殊,当务之急是提升数字传播质量和社会沟通能力,在个人、组织及运动实践中推进数字化,打破条块分割,实现门户网站、网络意见领袖、党的领导人及机构账号之间的协同效应,推进各州和全国中心的联通。数字传播应具备敏捷、轻松、有力的特点,扩大受众群体,打造具有特色的内容、语言和美学风格。以2022年选举为契机提升数字传播质量,离不开中央及各级地方党委的政治决断、政策与资源投入、直接参与及志愿支持。

 

三、巴共的社会主义斗争与实践

从理论层面不懈探索巴西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同时,巴共在深刻总结参政经验教训的基础上,通过选举运动、议会与司法斗争、社会动员、国际交流等方式,积极践行《社会主义纲领》《新道路》等党的成果文件中提出的战略部署和政策方针。

(一)选举运动

自2018年以来的历次选举运动中,巴共注重加强自身力量建设,凭借左翼依托打造政治新星,党的政治实力和影响力得到提升。2018年,巴西举行总统弹劾后的首次大选,受劳工党腐败丑闻与执政“滑铁卢”的影响,温和右翼、极右翼民粹等政治力量蓄势待发,左翼整体处于下风。对此,巴共果断放弃与劳工党结盟共同推举总统候选人的传统做法,推出本党总统候选人南里奥格朗德州州议员蔓努埃拉·达维拉(Manuela dávila)。面对选举新规出台和卢拉入狱无缘大选等变数,巴共中央适时调整竞选策略:将自由祖国党(PPL)并入巴共,以满足当选众议员的最低人数要求;以司法和舆论渠道支持并声援卢拉参选;在卢拉缺席大选的情况下,巴共决定由达维拉作为劳工党候选人费尔南多·阿达(Fernando Haddad)的副手参选。最终,阿达与达维拉的组合进入第二轮角逐。尽管未能战胜极右翼候选人博索纳罗,达维拉作为副手仍收获了人气,带动巴共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2020年市政选举因疫情推迟至11月举行,尽管左翼尚未恢复元气,但总体表现出强大的韧性。达维拉在南里奥格朗德州首府阿雷格雷港市市长一职的竞选中表现出色,在前总统迪尔玛·罗塞芙(Dilma Rousseff)、阿达、西罗·戈麦斯(Ciro Gomes)等多位知名左翼人士的支持下,达维拉顺利进入选举第二轮。尽管最终未能获胜,达维拉得票较其上一次竞选该职位增加了一倍,她本人也逐渐成长为进步力量广泛支持的新青年领袖。在左翼整体蛰伏的政治气氛下,巴共在马拉尼昂、伯南布哥、巴伊亚等州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共收获46个市长和700多个市议员席位。

面对即将到来的2022年大选,巴共强调,尽管博索纳罗及其代表的极右翼的政治实力与影响力有所衰退,但仍不可小觑,2022年击败博索纳罗需要广泛的团结合作。为此,巴共积极推进构建民主统一战线,围绕大选议题同多个政党开展对话,肯定卢拉、戈麦斯、若昂·多利亚(Joo Doria)等反对派代表在斗争中的重要作用。同时,巴共也努力推动选举法改革。以巴共众议院领袖卡列罗斯(Renildo Calheiros)为首的议会力量通过密集的民主对话,推进国会批准创立政党联盟法案。

(二)议会与司法斗争

近年来,面对极右翼政治力量的打压,巴共以疫情治理、腐败问题及虚假新闻为契机发起有力的议会与司法反击,进一步巩固广泛民主战线。

面对博索纳罗政府抗疫不力、巴西疫情失控的现实,巴共一方面通过议会路径提交弹劾申请、推动新冠肺炎疫情国会调查委员会开展工作,双管齐下加大对博索纳罗的施压。2021年6月30日,包括巴共、劳工党、民主工党、社会主义自由党等在内的左中右多党众议员,连同多个行业协会、社会团体以渎职为由共同签署并向众议长递交了针对博索纳罗的“超级弹劾申请”。另一方面借助司法渠道加大对现政府的攻击力度。在巴共的推动下,联邦总检察长决定就联邦政府应对亚马孙州和帕拉州疫情不力一事对博索纳罗和时任卫生部部长爱德华多·帕祖洛(Eduardo Pazuello)进行评估。

此外,在巴共和社会主义自由党(PSOL)等反对党的联合要求下,检方还就第一夫人米歇尔·博索纳罗(Michelle Bolsonaro)发起的公益项目涉嫌违规向宗教团体拨款一事进行调查。由于博索纳罗及其子弗拉维奥·博索纳罗(Flávio Bolsonaro)和爱德华多·博索纳罗(Eduardo Bolsonaro)频繁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不负责言论,且爱德华多涉嫌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虚假新闻攻击政敌,巴共众议员佩尔佩图阿·阿尔梅达(Perpétua Almeida)以三人涉嫌制造传播虚假信息为由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犯罪通知书,推动司法和检察机关对此展开调查。

(三)社会动员

博索纳罗执政期间,妇女、黑人、土著等群体权利屡遭侵犯。在疫情发酵升级的背景下,多个社会指标出现下滑,贫困、失业、暴力问题加剧。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基于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以及全体巴西劳动者利益奋斗的目标,巴共联合其他左翼政党、工会及社会团体,积极动员组织民众走上街头,通过一系列游行示威表达诉求。2021年5月29日,巴西的反政府游行活动达到高潮。全国200多个城市爆发示威游行,数万名群众涌上街头,提出弹劾总统、重新发放紧急救助金、加快疫苗接种、减少针对黑人的暴力等诉求。这是疫情发生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政府示威活动。进入2021年6月以来,反政府游行仍在陆续上演,巴共在其中的协调组织及先锋作用不断凸显。

同时,巴共利用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进行宣传动员,强化对政府与反动势力的舆论反击。通过发布党的决议与说明,揭露政府的渎职行径,号召民众支持新冠肺炎疫情国会调查委员会,追究博索纳罗及其团队的责任,呼吁更多群众加入弹劾总统的队伍中,警惕其以专制手段实现连任,呼吁民众用选票击败博索纳罗。对于巴共党员达维拉及其家人受到网络威胁与攻击,巴共中央表示强烈谴责,指出这是博索纳罗及其追随者以极端形式传播仇恨、暴力的新法西斯战略,并积极声援达维拉及其家人,呼吁严查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巴共为此在网络发起声援达维拉的团结运动,呼吁抵制性别政治暴力。此外,巴共于2021年3月成功召开第三届全国妇女解放会议,并筹备于年内召开第一届全国反种族主义会议。

(四)国际交流

作为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巴共长期重视同其他国家的共产党及左翼政党之间的互动与交流。2019年10月18日至20日,巴共派代表参加了在土耳其伊兹密尔举办的第21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作为此次会议筹备工作组成员之一,巴共同其他与会政党表达了对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的纪念,并围绕会议主题分析局势、总结经验、明确任务和制定方案,通过了《第21次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呼吁书》,并签署了11份团结声明。2020年4月22日,巴共签署了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组织关于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的联合声明。同时,巴共以圣保罗论坛为政治协调的重要平台,积极声援本地区国家的进步力量开展反对新自由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斗争。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巴共积极参与系列庆祝研讨活动,以期从中国共产党的发展中得到启发。2021年7月1日,巴共向中国共产党发来庆祝建党100周年的贺信,强调今天中国的蓬勃发展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7月6日,包括巴共主席卢西亚娜·桑托斯(LucianaSantos)在内的多个巴西政党、政治组织领导人以视频连线方式出席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积极评价并响应习近平总书记重要主旨讲话。巴共主席桑托斯强调,中国共产党树立了社会主义发展的伟大典范,巴共密切关注中国共产党的发展道路,期待学习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先进经验。

 

四、结语

《巴西共产党党章》规定该党“长期致力于使无产阶级及其同盟者获得政权,捍卫科学社会主义”。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国家面临多重危机的关键时刻,本着无产阶级政党反资反帝、实现共产主义终极目标的责任与使命自觉,巴共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研判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进行加强党和国家的建设、推进巴西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理论探索。在深刻总结反思劳工党政府时期的参政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巴共通过选举运动、议会斗争、社会动员和国际交流等方式,全面推进党的各项工作,扩大广泛统一战线,致力于捍卫民主、保卫生命,为国家重建开辟道路。

2022年,巴共成立100周年之际,巴西将迎来新一届总统选举。巴共的百年奋斗历程表明,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国家实际相结合,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政党探索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时代化和大众化的历史前提与基本路径参见贺钦:《西班牙共产党的百年历程与时代启思》,《当代世界》2021年第5期。。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极右翼政府在接受国会有关新冠肺炎疫情调查的同时,博索纳罗多次质疑抨击选举制度,民意支持率持续走低,与卢拉的差距逐渐拉大,巴共及左翼政党有望在选举和政治斗争中迎来转机。基于对世界秩序与国际格局调整、国家危机根源与出路的深刻洞察,巴共将以十五大为契机,通过落实党的斗争策略和实践纲领,指导巩固广泛统一战线,争取更大程度的参与和影响巴西社会政治变革的历史进程,从而最大限度地成为人民利益的捍卫者和新道路的引领者,带领国家向着党的终极目标不断前行。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政治学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内内大街5号12层 邮编:100732